發現安溪

              來源:安溪報-安溪新聞網 字體:字體:、、

              □劉瓊

              人物名片

              劉瓊,高級編輯、高級記者、藝術學博士,《人民日報》海外版文藝部主任,中國傳媒大學藝術學部兼職教授,中國作協會員,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青年專委會委員。曾獲中國新聞獎一等獎、中國副刊金獎、《文學報·新批評》優秀評論獎等。在《文藝研究》《東吳學術》等20多種國家社科核心期刊刊發表文章。著有《聶耳:匆匆卻永恒》等專著,主編《當代舞臺藝術觀察與思考》等書籍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對于我,喜歡一個地方,很簡單,兩個條件:吃得好,有好友?;谶@個標準,不合口味的地方,只能葉公好龍,遙想半輩子,也不涉足。沒有好友的地方,肯定住不久。所以,雞形地圖上有些地方會總去,有些地方總不去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地方對于一個人,可能是緣分。廈門就是總去的地方。日前因為申遺再次進入公眾視野的鼓浪嶼,曾經是廈門最大的吸引力。上世紀九十年代末,因為殷承宗和鄭小瑛,我第一次拜望鼓浪嶼。鼓浪嶼與廈門隔著窄窄的水,鄭小瑛和女子愛樂樂團的大幅照片醒目地掛在島上,據說天天有音樂會。殷承宗當時正是好年華,帶著他那臺施坦威鋼琴,一絲不茍地在世界各地巡演。女子愛樂樂團在半山腰上,有人指著旁邊的路說再往前走,就是舒婷的家。真奇怪,那幾年對文學特別不感興趣,聽到舒婷,還不如看到“鼓浪嶼餡餅”眼睛放光。

              黃昏,在鼓浪嶼的沙灘上,那張照片后來放大了,一直放在玻璃臺板下。還有一張,在鋼琴博物館一架壁立式古鋼琴邊裝模作樣地彈琴。去年底搬辦公室,這些帶著歲月的照片匆忙中不知道擱到哪兒了。照片不見了,鼓浪嶼也變了。我喜歡古老、安靜又開放的小鎮。古老的鼓浪嶼曾經安靜又開放,成為當年外國商人和傳教士進入中國首選之地,鋼琴和音樂會也是那個時候帶上島。但是,近年來真的太鬧了,熙熙攘攘的游客只知道餡餅和肉脯,或者在日光巖上到此一游。肉脯行的生意越來越好,音樂廳的觀眾越來越少。小瑛女士也病了、老了,很少登臺指揮了。殷承宗這些年杳無音信。舒婷倒是一直住在那里,面向大海,春夏秋冬。

              夏天再去廈門,不喜歡鼓浪嶼了,特意去了趟一直安靜的集美,雖然是嘉庚先生的舊居地。老榕樹的氣根樹樁一般橫亙在街頭,最意外的是上百年的老建筑時時會冒出來。堆在地上的青芒果,小號京欣瓜一般大小,用刀切下一塊,先嘗后買。飯店不大,卻熱鬧,原來也開了二十年,掛在墻上的菜單每一樁都讓我垂涎。五個人只花了兩百元。最喜歡的還是集美大學,除了近年修的兩棟樓,幾乎每棟建筑都美到無懈可擊,包括建筑之間那條蜿蜒長河。集美大學的氣質比今天的廈門大學,更像廈門大學。中國傳統上是農業大國,但99.9%的小鎮在盲目拆建的浪潮中不是太鬧、太新,就是太破、太亂。那年去集美后,又去了廈門旁邊的泉州。大概沒有人會不喜歡泉州,大學時最要好的女同學,已經是泉州一家全球五百強企業高管,每天從廈門興致勃勃地驅車兩小時上班。泉州是弘一法師終老之地,弘一法師聰明絕頂,他喜歡杭州,喜歡泉州,他喜歡的地方哪兒會錯!

              泉州除了自己出名,還有一個出名的縣:安溪。陪我去泉州的偉捷兄就是安溪人。我總算說到正題了。

              認識偉捷兄似乎很多年了,那個時候,他剛剛以作曲家的身份出任廈門歌仔團團長。跟我認識的許多院團長很不一樣,跟我認識的大多數作曲家更不一樣,偉捷兄寡言、仗義、真誠、熾熱。我原以為只有我這么認為,后來發現是共識,偉捷兄的朋友特別多,特別真,大家都愿意無條件地幫助他——其實他也不需要什么具體的幫助。常常,都是他在惦著大家。偉捷兄的特點是不功利,從來情義在前。甚至因為偉捷兄,我開始喝起鐵觀音。每到春秋兩季,都會收到茶葉快遞,沒有落款,我也知道是偉捷兄的杰作。

              喝了那么久的鐵觀音,前不久,才第一次踏足安溪。目的卻不是鐵觀音,目的是看康熙年間名相李光地的故居。出產好茶葉的地方都是酸性強的黏土,酸性強的黏土需要充沛的雨水。在安溪的這幾天,天天下著細雨,還有暴雨。晚上,我們在街邊上吃盱眙小龍蝦——麻小看來是撬動了全國的美食行業,雨水嘩嘩地打在臨街搭建的頂棚上,我們安之若素,嚷嚷的聲音似乎想蓋過雨聲。在那之前,我們已經在雨聲中喝了若干壺三十年前的“老鐵”,第一次喝發酵這么久的鐵觀音,舌尖頓時麻酥酥,像吃了河豚一樣“斷崖式”暈茶,沏茶的妹妹卻云淡風清,只說是出生那年家里藏的茶。這是舌尖開了葷。

              雨下了一整天。白天的時候是細雨,遠遠近近煙照霧籠,看不清,便以為帶葉子的都是茶樹。細看卻不是。路邊一嘟嚕一嘟嚕小芒果掛下來,原來是本地芒,據說比大青芒更受歡迎。最稀罕的是鳳凰樹,已經冠蓋如傘,樹型已經好看得不行了,走近點,還開著一樹一樹的紅花。李光地的故居,我們看了兩處,一處是新衙,一處是賢良祠。賢良祠的后面,是一處開闊的院落,院落里,最吸引我的是那棵鳳凰樹,連看廟的李光地的后人也說不清它的年齡了。雨還在下,我喜歡李光地的這個后人,一個干巴老頭,從我們進去到出來,一直在用一把長掃帚進進出出地清掃積水??粗以诖髽湎抡障?,他突然指著廂房外墻壁上整幅彩圖上的老中青三人,說:“這畫的是我的祖宗李光地和兒孫,你應該照下來?!彪m然時間久了,顏色暗淡,但我還是欣喜地照了下來。彩圖下面寫道:“榕村雅集圖原作收藏于泉州市博物館?!逼鋵?,我最喜歡的是他接下來說的話,他說他共有兩個孫子,都讀了大學,一個在國外,一個在廈門大學教書。為什么喜歡?因為他沒有說有多少人當了老板發了財,而是說孫子都是“知識分子”。不是因為“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”,而是對于文淵閣大學士出身的李光地,我想,這大概是一種恰當的繼承。

              說實話,我還有個奇怪的發現,在安溪博物館和賢良祠看見的李光地畫像,不知為什么跟偉捷兄很像,或者說偉捷兄很像那個畫像,或許,這是泉州安溪人的一種典型長相,雖然偉捷兄不姓李。

              李光地文化園 劉伯怡/攝


              附件下載

              收藏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相關動態
              主辦單位:安溪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閩ICP備:12014841號 網站標識碼:3505240010 閩公安備:35052402000177
          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 舉報電話:0595-26165655 舉報郵箱:whx810512@126.com
              網站聯系方式 鄉鎮聯系方式 部門聯系方式
              本站建議使用IE8.0或同等以上瀏覽器 Copyright © 2018-2019 安溪縣政府
              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麻辣,久久国产亚洲精选AV,久久精品人人做人人爽电影_首页